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沉默的阳光

作品:血与火之殇|作者:暮雨洗秋|分类:诗歌文集|更新:2021-02-18 14:13:29|下载:血与火之殇TXT下载
  (读一本好书可以让人思考,可以让人更了解自己,本故事根据真实的案例进行改编,希望通过本小说能和读者一起利用道家、佛家、法家的思想探讨不同的生活,进而思考人生的意义。)

  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早上八点十五分安昌市公安消防大队五楼会议室早已坐满参会人员。

  每周一例会对于大家来说早已习以为常,无非是总结上周的工作情况以及提出新的工作要求。

  离正式开会时间还差十五分钟,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一侧六个参谋和三个中队的四个中队干部身穿冬常服整整齐齐的坐了一排,在橄榄绿军装的衬托下每个人都格外精神。

  会议桌对面另一侧只有两个位置空着,十个人不管再挤也要和那两个位置保持一定距离,就像一条无形的鸿沟不可跨越。

  今天有点冷啊,来闽都市都七年了,还是受不了闽都的冬天。

  别看外面阳光明媚,入冬后的闽都特别是室内,那种深入骨髓的冷是你不管穿多少件衣服都无法摆脱的,等开完会一定要去楼下晒晒太阳,陈海望着窗外心里盘算着。

  安昌市作为闽都市的县级市无论是经济还是城市建设在闽都市都名列前矛,纺织和钢厂一直是安昌市的城市名片,民间经商之风更是深入骨髓,爱拼才会赢的安昌人更是拥有全国第一侨乡的美称。

  而安昌市公安消防大队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发展壮大的,就比如眼前的这栋大楼,九层高的办公楼通过连廊连接旁边的三层中队执勤楼。

  中队执勤楼底层八个标准消防车库整齐的停放着54米登高车、斯泰尔王水罐车、豪斯科远程供水车等八辆进口消防车,一眼望去整座办公楼气势非凡,办公楼后体育馆、网球场、游泳池、食堂各种设备一应俱全。

  安昌市消防大队之所以有如此的规模,虽然依托当地雄厚的经济实力但也少不了历任大队领导的苦心经营,眼前的这个大队就是在前任兰大手上一手建立起来的。

  而大队下属的中队也从原来的一个中队扩编到现在的三个中队,不过这一切都止步于三年前了,回想刚来安昌消防大队的时候,社会面和**各部门对消防的评价多好啊,现在真是可惜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望着窗外的阳光,陈海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同时也只能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那两个空位。

  “听说团职投票结果出来了,老汪没上,你的苦日子要到头啦啦!”说话的是陈海右边的杨胖子,陈海的思绪被杨胖子的话语打断,目光转向坐在右边的杨胖子。

  不知道是军装太紧还是他太胖,憋的圆鼓鼓的肚子,映衬着一张胖胖的圆脸,一脸的憨厚可爱,但是通过一年的接触,陈海早已不再认为眼前的这个貌似憨厚可爱的胖子有多可爱。

  陈海淡淡的问道“真的?”,“那是当然,我的消息你又不是不知道,保证万无一失,而且听说他也要调走,调回去转业,不过也就意味着麻烦要来了,我准备休假躲躲。

  杨胖子意味深长的笑着说,“你还要休假?你不是已经休过假了么?”说话的是杨胖子右边的茂哥,他是六个参谋中年纪最大的老参谋,一头花白的短发配上一副老学究式的眼镜。

  若不是穿着军装妥妥的老学究的造型,他是消防部队早期对外社招的本科生,两杠两星中校军衔,技术九级待遇相当于行政副团,可是参谋技术警官的地位与行政警官在消防部队的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

  和他同一批的战友混的好的副团,正团的有,参谋、转业、自主的也大有人在,干了这么多年的参谋,对于杨胖子说的麻烦要来了他早已心领神会,只是对于杨胖子还要请假充满了疑惑,这才有此一问,不然依着他的性格,能不开口决不开口。

  “山人自有妙计,茂哥你怕什么,他和你是同一批的,再说了也不会要求你,你怕什么”杨胖子嬉笑着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麻烦?”陈海还是一脸茫然。

  老汪没有提正团多少也早有耳闻,心里早已不再惊喜,只是突然间又冒出麻烦一说,让人反而有些意外,本以为黎明前的黑暗再坚持坚持也就好了,怎么感觉又有点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过你也就待过一个大队,不懂也正常,虽然你我都是少校十级,可我这三个大队可不是白待的,不过我看这麻烦和你应该也没多大关系,他们几个可就不好说了。”

  杨胖子侧着他肥胖的身体悄声说道,同时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茂哥右旁的三个人,“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最后这几天我肯定是不参与啦,平时也就算了,最后这几天风险太大”杨胖子嬉笑着悄声说道。

  和我没关系,听到杨胖子的这番话语,陈海突然有点明白了,来到安昌市公安消防大队担任参谋不多不少也三年了,陈海早已不是那个初入消防,只懂得部队管理,灭火救援的中队干部。

  消防部队真正的核心权力是什么,通过这三年的耳濡目染早已了然于胸,但是油滑如杨胖子这样的老参谋也不想参与的情况,陈海还是第一次遇见,“反正别牵扯到我就行,其他人爱咋咋的”陈海自言自语的说道。

  时间快到八点三十分了,会议室里不再有人说话,大家都默不作声的坐着。

  有的人翻看着面前的笔记本,有的人低着头拨弄着手机,有的人则是若有所思的闭着眼,诺大的会议室气氛就像闽都的气温,冷的让人窒息,只有窗外明媚的阳光沉默的洒在会议室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