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1章 :非亲至亲报血仇 断刀枭首人不留

作品:姿势男的无限奇妙之旅|作者:RTT|分类:穿越架空|更新:2019-08-23 16:36:03|下载:姿势男的无限奇妙之旅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3-05-11

  白鹤山,蓬莱市最有名的景点之一。

  可自前年起,普通的市民们就无法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的上山顶游玩了。

  原因很简单,这里被人花常人难以想象的巨资买下、并改造成了庞大的别墅区!

  有林有水、环境优美、风景雅致……

  如此好的条件,那些追求生活质量有钱人们,自然愿意花大价钱住在这里。

  据好事者统计,居住在这里的富豪们的总资产加起来,买下三分之一个蓬莱市都绰绰有余了。

  住户非富即贵,所以了,安保方面的工作,是做的非常到位!白鹤别墅区内,光是或明或暗的二十四时岗哨和监控摄像头,就有近百之数,更别提数倍于它的常规巡逻人员了。由于居住者中不乏**、或者沾染灰色利益的大佬,为避免事端滋生时无法控制,甚至部分高级保安人员,还有从非法渠道走私来的各种小型、中型的枪支配置!

  住在这里的人大多觉得,白鹤别墅区是蓬莱市周边最安全的地方,防备之周密,堪称固若金汤,能与之相比的,只有竹溪湖那边的陆军军区!三区八所的住户、蓬莱市娱乐业大亨的袁辉光,原先也是这么认为的,可今天,他的观点却被彻底颠覆……

  “啊!不、不要杀我……”

  杀猪般的惨叫,仰倒在地、满脸肥油的矮胖子,是拼命摆着自己的手!他很想站起来,可是双腿筋脉被人挑断,伤口大量失血、以至于头脑开始晕眩的他,能有条理的说话,都是老天保佑了:“求求你稍微冷静一点,你这样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并不杀我,我就给你十倍于那个人的钱,我袁辉光从来说到做到!哎哟……”

  他说话急了点,摇晃的手,是无意间擦到了左腿边上那条深深的伤口。

  顿时,本来就吓得煞白的脸,又多了几分青色。

  “是吗……”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头发散乱、但衣服还算整洁的青年。

  他手里握着一把大约七十厘米长、锋刃上有着不少缺口的大号斩骨钢刀,刚才正是用这个玩意儿,给袁辉光的双腿做了一个‘分筋错骨’的手术!说来也奇怪,和一般杀人犯的嗜血、疯狂、或者愤怒不同,这个人的眼中,是一片灰色,唯有淡漠。

  “袁辉光……”

  他的声音嘶哑无比,像是指甲在黑板上蹭刮那般刺耳,非常难听。

  “你还记得,五月二十一号那天,你做了什么事吗?”

  “我……”

  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袁辉光此时又惊又怕、巴不得将自己从小喜欢穿冰箱冻过的红色四角内裤、这样的丑事都告诉对方不假。可他这种整天醉生梦死、连才死几年的爹妈叫什么,说不定都要想半天的人,怎么可能记得两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当下,是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这位兄弟,能不能给一个提示?”

  “果然,像你这种大人物,是不会把那件小事放在心上的……”

  正用刀背拍着袁辉光那张肥脸的青年,是突然右手一转,将斩骨刀是狠狠地插在了他的右臂之中,冷冷的问道:“这个提示够不够?”可以看出来,他的力量蛮大!这一下,居然在穿透袁辉光的皮肉和骨头后,还于特制的硬木地板上凿出了一个洞。

  “啊……”

  养尊处优惯了的袁辉光是眼前一黑。

  他双腿的伤口还在流血,手上又添重创,是差点疼的晕过去。

  袁辉光现在心中只剩下恼恨,自己可是b级客户,每个月都要向这里的管理公司缴纳一笔不菲的、足以让普通人奋斗十多年的保护金,他们怎么还会让这种疯子潜入屋子?而且,对方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为啥还无人发现?看监控摄像头的人、是吃屎的吗?再这样下去的话,光是流血过多这一条,就会导致自己没命。

  “这位兄弟……不,这位大爷,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啊……”

  自从公司开始发达后,自己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低声下气过了?袁辉光想不起来。

  不是伪装!死亡的恐惧下,眼泪和鼻涕,是一道从油汪汪的脸上流下来,那身世界知名设计师量身制作的、还算光鲜的西服,沾染上这些污迹之后,看起来是非常的恶心:“求你放了我吧!请相信我,我不会报警的!那边的地板下有个保险箱,里面还有一千四百万的现金,只要你放了我,我马上把它们都给你!如果觉得不够的话,给我手机,我还可以让公司方面的人给你的银行账户汇款,最多半小时就能到账!一亿?两亿?三亿!前段时间才投资了海宁那边的娱乐城,我现在只有那么多活动资金……”

  “钱不感兴趣?那么女人呢!我旗下的女艺人,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让他们陪你……如果你想要出名,我还可以让手下人员为你包装,不管是歌曲、影视、还是别的方面,绝对让你成为世界级的大明星!我看得出来,你很有主角气质,一定会大火的……”

  人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不能只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对方的仁慈上。

  向对方许以重利、以求活命的同时,袁辉光的眼睛,是悄悄地瞄向大门那边。

  ――那儿有个他刚入住时藏置的、便捷式求救按钮,只要按一下,白鹤别墅区的保安所的警报终端、就会得到消息。一分钟!只要一分钟!就会有起码一百号人来到这里,到那个时候的话,这个青年顾忌到自身的安全,应该就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了吧?

  我要把他碎尸万段!类似事情不是没做过的袁辉光,是咬牙切齿的在心中赌咒发誓。

  “算了,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

  见到他这幅不堪的样子,青年的表情,是越发的冷了。

  他抽出那把斩骨钢刀,比划了几下之后,是横在了袁辉光的脖子上。

  做完以上动作后,年轻人才缓缓说道:“玉宇琼楼,这个提示你觉得怎么样?”

  “你是她的丈夫?”

  听到这四个字,袁辉光只感到心中像有惊雷疾走,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在对方的提醒下,终于想起来,五月二十一号那天,自己做了什么!

  那天,自己在龙虎街最有名的酒店中、和一位道上的人物喝酒,商量事业上的合作之事。因为肾虚,途中是去上了一趟厕所!当时无意间看到门口一位迎宾小姐长得不错,酒劲和精.虫上脑,也没多想,就让手下将对方抓到了包间中,想要玩玩。由于这家酒店、自己和那位大佬都是大股东,所以经理是敢怒不敢言,当做不看见,也没报警。谁知道那个女的性格贞烈,居然宁死不从,从一旁打开通气的窗户跳了下去!这可是七楼,自然死无可死……

  “不对!”

  想到这里,袁辉光大叫道:“你不可能是她丈夫!我看到过那女人的男人,是个戴着眼镜的、挺没用的孬种,来我公司闹事时,我只是让林青彪下面的人,威胁和揍了他一顿,就不敢吱声了!之前还在玉宇琼楼和警察局前大吵大闹、拉横幅喊冤、要求赔钱呢……”

  “我自然不可能是霞姐的丈夫,那个废物,我早就和他算过账了,现在还在医院呢。”

  一把抽出长刀,袁辉光是疼的又惨呼一声!青年似乎是有面瘫,一直没有表情,所谓的冷笑,也只是嘴角抽抽:“告诉你吧,我是她的邻居!我从小就父母双亡、是个孤儿,如果不是霞姐和她妈妈待我像弟弟和儿子,这些年来,一直照顾有加,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她们是我最大的恩人,你说说,你因为色心逼死霞姐,还气死了她的妈妈,我该不该杀你!”

  “不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那种烂好人!我……”

  之前做的坏事,来报应了!虽然青年一直是用阐述的语气在说话,可袁辉光好歹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不至于连别人对自己的杀意都感觉不到,当下是奋力挣扎着,向对方解释:“你找我也没用啊!那天抓你姐姐到我们包间的人,是林青彪的手下,我只是在旁边看着罢了。而且,你姐姐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还没有死,当时抢救的话,还来得及!是林青彪恼他坏了自己兴致,让手下堵路,拖延了救护车到来的时间。”

  他的话,有真有假,是想将祸水东引!死道友不死贫道。

  “我早就调查过事情的详细了!可没想到,还有内幕呢……”

  低声说道,青年手上的力道是又大了几分。

  袁辉光的脖子,被利刃划破,当即鲜血涌出,吓得他连声哀号求饶!

  “不过,如果那天不是你色心发作的话,后面的一系列事情,怎么会发生?你不要妄图偷换概念,那个叫做林青彪的黑社会不用说,之后我自然会到北城‘架势堂‘去找他。可你这个罪魁祸首、今天是别想逃掉!必、须、死!”

  “啊!”

  玩完了!这次是真的要命!见半边脸像怒、半边脸西像笑的年轻人举起手中的长刀,袁辉光大吼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是不顾双腿和右手的伤势,疯狂朝着藏匿有报警器的地方爬去!他生死之间,爆发出了超乎寻常的潜能!这速度还挺快,身后留下了两道鲜红的血迹,青年一时不查,一刀砍在空处,竟没有将他杀死。

  袁辉光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今天的事是没法善了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毫无疑问,对方肯定要杀自己!还什么都不做的话,就等着去死吧!现在必须豁出去、拼一把,只有拿到那个按钮,将白鹤山保安系统的人员叫来,才会有一线生机。

  三秒钟!很短暂的时间。

  可对此时的袁辉光来讲,就像是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脑中关于过往的回忆,是如幻灯片一般闪过……有黑有白、有彩有无。

  “拿到了!”

  终于,心脏剧烈跳动的袁辉光,是拿到了那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小黑子!

  心中压抑不住的狂喜,他毫不犹豫的打开它,拇指朝着绘有骷髅头图案的红色按钮按了下去。

  滴滴滴……

  别墅内、以及外边的警报系统,是响起了刺耳的铃声。声音之大,数百米之外也音乐听得到!更不用说,还激活了全场通知。

  这是最高级的求救信号,一旦发出,白鹤山别墅区一半以上的保安人员都会到来。

  “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听到由远而近的急促脚步声,袁辉光只觉得胜券在握,回头看着身后那个手持滴血长刀的青年人,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年轻人,你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没必要为了一个只是帮助过你的女人,将自己的后半生给搭进去!现在你放过我的话,我之前的承诺不变,那笔补偿款,是一定会给你的,而这件事,我也不追究了,警方那边,替你掩饰!你看如何?”

  他是打算拖延时间,只要救自己的人来了,毁约什么的……呵呵,对杀人犯需要将诚信?

  很可惜的是,事情没有袁辉光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后手安排、还故意让你逃跑……”

  “搞半天,是这么一个玩意儿啊!”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们对我而言,就是至亲……”

  “动了我的至亲,你还以为自己会有好结果?”

  缓缓走近,表情更加古怪的年轻人,是这样说道:“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什么!他不顾及外面赶来的那些安保人员吗?

  难道说,这个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亡命徒?

  天啦,我到底惹到了怎么样的一个疯子!

  眼前一黑,心中念头闪烁,袁辉光‘不要’二字还没有出口,就只见寒光一瞥,一颗保持着惊愕、不甘、还有不可置信表情的头颅,是冲天而起!自颈面断口喷出的血液,都溅射到了五米多高的天花板上!由于新死,袁辉光那矮胖的身子,还像刚断掉的壁虎尾巴那样,在地板上的血泊中、丑陋的扭动和抽搐着……

  “还是……感觉不到一丝感情……”

  左手捂这心脏,目光呆滞的看了看脚下的尸体、还有自己那沾满血浆的右手,青年人喃喃自语。

  “你啊,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

  咚!咚!咚!

  随接连几声巨响,厚重的保险门,是被撞开了。

  几个身着保安制服、手拿电棍、腰间配置手枪还有催泪弹的人,冲了进来。

  刚进来,这几个人就闻到了那股浓郁到化不开的血腥味,当看到地上的尸体时,都是一脸震惊!其中,有个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是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喉间咕噜咕噜响动,差点就将自己中午才吃的饭食全给呕吐出来。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皱着眉头,保安队长古逝是想那个手握崩断了的刚到的年轻人咆哮道。

  他的愤怒不是没有理由的,居然有人能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潜入白鹤山别墅区,还杀死了一名业主!这对曾经是特种部队侦查军人的古逝来讲,实在是不能容忍的耻辱。而且,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件,今年的奖金,那六位数的现大洋,可是煮熟的鸭子一样,飞了。

  “我没杀人。”

  声音很平缓,是如此回答。

  “因为……他并不算是人……”

  极度危险!浑身染血、白衣变成红衫的青年那空洞的眼神、以及手中闪烁着寒光的长刀,让古逝心中一跳,不知不觉,手已经放到了腰间的枪把上。他退伍前、曾经参加过不少需要签署保密条例的特殊行动,对危险事物的感应能力一向很强。

  由千锤百炼记忆入身体的动作、比大脑的意识更快!

  拔枪、拉开保险、朝着对方肢体开枪!这一系列动作,一共用了1.7秒。

  这是古逝近年来疏于锻炼的结果,曾经的他,远比现在来得快!曾经的神枪手可不是吹的。

  他很自信,这一枪,一定能让这个凶手失去行动力。

  砰!

  枪响了。

  可古逝、以及他身后的几个跃跃欲试的保安,都愣住了。

  不因为别的,只是那个青年,居然从原地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子弹的孔洞。

  “怎么可能……”

  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

  “那是……鬼吗?”

  手有些颤抖,自小在农村长大的古逝,是想起了那些老人说的、荒诞不经的传说。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一样愣在原地,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出声询问古逝,要他拿主意。

  “你问老子,老子问谁啊,草!”

  气急败坏,古逝是一把揪下自己的帽子,狠狠的摔在地上,跺了几脚后,大声咆哮道:“还像傻狗一样立着做啥,快点打电话报警啊!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了。b级别的客户在家里被人杀死,看样子还是虐杀!我这队长的位置都有点悬了……真他妈倒霉!”

  “是!”

  第一次见到队长生气成这样,那人也不敢多话,当即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下一连串号码……

  (ps:额,这是我在纵横发的第一部作品,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由于作者另有工作,写作知识娱乐用的副业,本文更新是一日一更,虽然不算慢,可在网文大环境下,实在是显得龟速。这本书如果能有收益的话,我会考虑放弃现有工作,全职写作的……不过,这可能不大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