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62章 赴宴

作品:邪御天娇|作者:纯情犀利哥|分类:魔幻女强|更新:2020-08-15 12:38:44|下载:邪御天娇TXT下载
  叶楚听到城主这样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过他已经将丹药奉献出来了,服不服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哪怕他们将丹药扔掉也和叶楚无关。

  包贝尔服用过丹药一个时辰后,叶楚再次给包贝尔检查身体后道:“丹药有效,若是不出意外明日包兄便可苏醒。”

  城主听到叶楚的话顿时松了口气,在叶楚到来之前他已经请便了左城所有的炼丹师,对于包贝尔的事情都是束手无策,叶楚拿出丹药后他也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没想到叶楚果然不负他炼丹大师的盛名,仅仅一个时辰便有了作用。

  包贝尔伤势有所好转后,卧室中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然后城主让管家带叶楚四个人前去客房休息,等包贝尔伤势好转之后在给叶楚接风洗尘。

  接下来一连三天,叶楚都在客房中休息,城主府因为魏明道救醒包贝尔的原因,一直将叶楚待若上宾,一日三餐十分丰盛。

  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叶楚打开房门后只见大管家站在外面,叶楚道:“管家里面坐,不知包兄的伤势如何?”

  找关键看着面前的叶楚就是一怔,只见此时的叶楚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剑气,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神剑,任何看到叶楚的人都有种被针扎一般的感觉。管家心中沸腾不已,这叶楚果真名不虚传,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又突破了。

  管家只是看了叶楚一眼,就将自己的目光转开,说道:“多谢大师的关心,多亏了大师的丹药相助,少城主身体已经差不多完全康复。”

  叶楚闻言点点头道:“如此就好,这说明叶某的炼丹之术还过得去。”

  管家一副大惊的模样道:“叶大师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无地自容,大师的炼丹之术我们可是亲眼所见,即便圣地的普尔大师来也了也不敢质疑。”

  普尔大师可是墨菲圣地的首席御用炼丹大师,在墨菲圣地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管家竟然说城主大人拿也出和他相比,可见城主大人对叶楚的评价之高。

  叶楚对于普尔大师的事情不熟悉,自然不知道普尔大师在墨菲圣地的地位,即便知道了他也不在乎,只要的他修为能够提上去,炼丹之术不在话下。

  却不知道普尔大师早就惦记上他了,如果不是他没有在墨菲圣地,两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事还不一定。

  接下来就听管家有说道:“老朽这次来就是奉了城主之命来请大师参加今天晚上的洗尘宴,为大师接风洗尘。”

  叶楚摆摆手道:“城主大人客气了。叶某不过是一介散人,哪里值得城主大人如此兴师动众,叶某愧不敢当。”

  管家恭维道:“叶大师你太谦虚了,大师乃是整个圣地都屈指可数的炼丹大师,城主大人当然不能怠慢,还请大师不要推辞。”

  也出只好点点头道:“承蒙城主大人好意,叶某今天晚上一定到场。”

  天黑之后,没想到包贝尔竟然会亲自过来接也出,“叶大师我们终于再次见面了。”

  也出看到包贝尔出现只是淡淡一笑道:“包兄你怎么过来了,城主府就这么大,你不会是害怕我迷路吧。”

  包贝尔摇摇头道:“大师乃是包贝尔的朋友,大师来此做客包贝尔当然要隆重接待。”

  叶楚谦虚道:“赵兄客气了,我们曾经可是患难的朋友,何必这么多礼,不知包兄的伤势如何?”

  包贝尔脸色一正道:“这次还多亏了大师出手我才能这么快的康复,所以我这次前来是想大师表示感谢。当然,我在床上躺了几天要是在不活动一下,恐怕整个人就要生锈了。”

  叶楚摇摇头,这次包贝尔受伤完全是因为他的原因,即便他和包贝尔没有关系,也出也会出手相救,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提人背了黑锅。

  叶楚忽然问道:“包兄对于那日冒充我的人可有印象?”

  闻言包贝尔顿时露出愤怒的神情,道:“那个混蛋当初就是伪装成叶大师的模样,我匆忙之下竟然没有看出对方的破绽,毫无防备之下才会被人得手,可惜由于事发突然我并没有从对方身上发现可以的线索,不然我一定会将那个混蛋找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包贝尔被对方算计后确实有些茫然,不过在他认出对方是假冒之人后,当时差点被气晕过去,他虽然恼怒对方偷袭,但更恨长春谷竟然让人假冒叶楚的身份。

  如果不是他最后关头认出对方的身份,恐怕真的会将事情怪罪道叶楚身上,那样他和叶楚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关系就会毁于一旦,如此手段恶毒之人包贝尔当然不会放过。

  叶楚安慰道:“包兄气大伤身,包兄又是伤势刚愈,不值得为那些人动怒,不过对方既然要对付我,那么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有下一步行动,早晚有一天他们会露出马脚,到时我们在将他们一网打尽。”

  “叶楚哥哥,你这里有客人?”忽然初瑶推门从外面进来,看到包贝尔后说道。

  包贝尔看到初瑶后整个人就是一愣,看向初瑶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惊艳和欣赏,但见初瑶此时一声紫罗兰的净底束腰裙裾,一条丈余长的红菱横跨香肩,柳眉如烟,欺霜赛雪的肌肤,好似话中走出来的仙子。

  包贝尔忽然回头道:“叶大师,这位姑娘就是前几天在城主府门口大发神威的人吧。”

  叶楚点点头道:“初瑶,过来见过包兄。”

  初瑶闻言跨步进入房间,趋步间身姿摇曳,犹如一株风中紫莲,盈盈躬身向初瑶见礼。

  包贝尔客气之后,眼中闪过一丝诡笑道:“大师果然好福气,不过今天晚上大师可能有麻烦了。”

  叶楚并非见识浅薄之辈,对于宴会一事还是多少了解,只听叶楚一声冷哼道:“一群色令智昏的宵小之徒,不怕死就尽管来。”

  叶楚自然知道叶楚的脾气,以叶楚的身份也根本不怕麻烦,就算城主府不插手那些人也不能将自己怎样,就是不知道今天晚上轮到谁倒霉了。

  两人又谈论了一会儿,包贝尔起身道:“大师,时间不早宴会也该开始了,不如我们这就过去。”

  叶楚点点头,道:“也好,主人都要到了我这个做客人也不好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