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三二三章,智慧神祗,锡安契约

作品:猛鬼收容系统|作者:南斗昆仑|分类:灵异鬼怪|更新:2020-03-02 19:04:28|下载:猛鬼收容系统TXT下载
  酒店6楼,黑兹利特搅动着沸魂之海,让对面四个黑影天旋地转。

  黑兹利特心有余悸,这四个人的实力各有不同,都是一流驱魔人的实力,可其中一个的精神力格外强横,自己哪怕是偷袭,都没能造成太多伤害。

  这样耗下去,我的识海就会被熬干了……

  黑兹利特暗感不妙。

  ‘沸魂之海’是搅动自己的识海形成的精神旋涡,不仅是旋涡,而且在沸腾。只有搅动自己的识海,才能将对方的识海也搅进来,利用精神力的差距,进行灵魂攻击。

  可是对面有一个人,如同中流砥柱般,精神防御异常强悍,再这样下去,黑兹利特觉得自己会反噬成一个白痴的。

  他伸手入怀,四张卡牌被摸出。

  “极端的命运是对智慧的真正检验,谁最能经得起这种考验,谁就是大智者……各位神祗……智慧的信徒,黑兹利特,祈求您的降临!”

  精致的卡牌,又显得老旧。

  精致指的是上面的纹路,如若道家仙篆,佛陀密文,上百个特殊的字符,流光溢彩。老旧是存在的时间,卡牌泛黄老旧,即便作为西方符咒,也显得有些年头了,如果这东西真是郇山隐修会的底牌,那一定代表不会经常有人使用。

  亦或者……使用后代价很大!

  这四张卡牌画着四个人,四个与神话息息相关的人。

  一个独眼白髯,身披金甲。

  一个提矛女性,头顶橄榄枝。

  一个鸟头人身,手握权杖。

  一个黑脸凤眼,刚正肃穆。

  黑兹利特将仅存的灵力注入祈祷之中,四张卡片先后亮起,又逐一暗淡。

  第一张卡牌暗淡,奥丁抛弃了他。

  第二张卡牌暗淡,雅典娜抛弃了他。

  第三张卡牌暗淡,托特抛弃了他。

  第四张……光芒即将暗淡,黑兹利特心中悲苦,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被华夏神祗文曲星抛弃的话,他肯定撑不到救援到来!

  “大神,别暗啊!我和你们华夏人是好朋友!!!”

  黑兹利特忍不住嚎了出来。

  这一嚎,原本暗淡的第四张牌光芒暴涨,金光所至,笼罩四周,下一刻,卡牌豁然变大,里一个黑脸的东方男子弹出脑袋。

  “真的,你别骗我?”

  男子脑门上印着月牙,黑兹利特表情一抽。

  对方的话他听不懂,但是那股奇怪的波动直入脑海,华夏语的音调变成了纯粹的灵力波动,让他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可是黑兹利特不明白的是,这位华夏的智慧之神,被称为文曲星的神祗,语气怎么听起来这么轻佻……有点不太靠谱呢?

  “我……我没骗您!”

  黑兹利特小心翼翼地回道。

  于是,继前三张牌暗淡后,第四张光芒大盛,包希仁来了!

  “呼,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西夷人从哪学的‘呼仙符箓’?”

  黑炭头对自己能被西夷人呼唤格外惊讶,他年纪轻轻,负着手四处张望,无论从墙上的文字和装饰画的风格,黑炭头觉得这里肯定是番邦了。可是番邦之人,怎么能召唤自己呢?

  “文曲星大神……我也是第一次用‘锡安契约’,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现在的麻烦……”

  黑炭头眯起眼睛,看了看沸魂之海中的四人。

  一抖袖子,手上却抓了个空。

  他挠了挠头:“杀生令不在啊……这可麻烦了……”

  黑兹利特快哭了,大神,行行好,我的识海快熬干了,你再磨蹭,我不成白痴,也得被对面几个家伙杀了啊!

  黑炭头沉吟片刻,开口道:“算了,我试试吧,威力可能弱一点,不过把这几个人打残没问题。”

  说着,黑炭头用力往下一坐!

  刹那间,他一屁股坐在了大椅上,周遭景色猛然一变。光影暗淡,周围成了衙门,头上挂着牌匾,写着‘明镜高悬’四个大字。

  “一现地府无上判!”

  “二出阎月化青天!”

  “三杀铡刀除孽鬼!”

  “四值功曹护周全!”

  惊堂木拍下,满堂‘威’‘武’长喝!

  “堂下何人,无论所犯何罪,统统问斩!”

  黑兹利特瞠目结舌,这道术……如果记得没错,海姆冥界合镜那次,左近臣曾经用过!

  只是这黑炭头用出,比左近臣还要凝实。

  这衙门中所有的东西都和真的一样,连黑兹利特的精神力,都看不出有一点点虚假。

  然后,衙门出现四个黑影,拖着那些沸魂之海中的恶魔来到狗头铡前。

  咔擦!

  一铡刀下去,一个脑袋滚下。

  黑炭头表情肃穆:“抬走,下一个!”

  接二连三的咔擦声,铡刀不断开合,血溅公堂的景象格外渗人。

  整个衙门变成了鬼哭狼嚎之地,滚落的脑袋还没死,那种意识还在,脖子断了的难受感,催发他们嚎声凄惨,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个痛快得了。

  那个黑兹利特觉得精神力最强的恶魔,被铡刀铡了五六次脖子都没断,黑兹利特咽了咽口水,看向黑炭头。

  黑炭头脸颊一红,干咳道:“没杀生令,我这一术法有点华而不实,威力有限,多铡几次就好了。”

  那位精神力强横的恶魔大声求饶,可是没人听得懂,他完全受不了这种身体折磨,这比把识海煮沸还难受啊……

  第八刀下去,脑袋终于滚落,黑炭头长吁一口气。

  术法撤掉,又回到酒店。

  黑兹利特也到极限了,看着地上躺着的恶魔还在沉吟,他凑上前小声问道:“文曲星大神,这些人怎么没死,精神也没崩溃……”

  在蜃界中死了,现实中会受到重伤,甚至直接暴毙。

  蜃界中如果没死,现实中就会和中邪一样,明明脖子好好的,会感觉到脖子断了,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至于为何会造成这种结果,黑炭头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本事有限,只能唏嘘道:“本人……比较慈悲。小兄弟,恶魔邪灵是杀不净的,需要教化,你懂吗?”

  那凤眼一瞟,黑兹利特肃然起敬。

  这种大局观,和郇山隐修会何其相似!

  地上躺着的人也没什么战斗力了,黑炭头这才放下心,看向黑兹利特:“对了,你还没说你是从哪得到‘呼仙符箓’的。”

  “大神,您是说‘锡安契约’吗?我们郇山隐修会,也被称作‘锡安会’,据说1070年建立庄园前,先辈们就与各地驱魔人建立了良好关系,得到了馈赠。这份来自华夏的馈赠,存放上千年了。”

  黑炭头看到这人答非所问,又问了几句,发现对方知之甚少,于是道:“以后别用了。代价很大的,以你的灵气……呼不来他们。”

  代价很大?

  “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您不是被我召唤而来了吗?”

  黑炭头二指夹着那几张卡牌:“我?我这是残魂,本来就活在阳间鬼城。被当成神祗召唤后,代价不会太大,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况且你说与华夏有旧,我比较慈悲,过来看看。”

  黑兹利特摸不着头脑,却发现黑炭头指头点在黑兹利特额头:“别傻站着了,该结因果帐了。”

  说着,黑兹利特感觉自己灵力迅速流失, 一种能量被抽空的晕眩感袭来,接着软倒在地。

  “黑兹利特!”

  当墨诺提俄斯跑上来的时候,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

  四个恶魔歪七扭八躺在地上还没死透,黑兹利特昏迷不醒。

  流浪骑士西西弗里瞪大眼睛:“这……怎么会?”

  恶魔来袭时,西西弗里对上了最强的一个,黑兹利特引走了四个,但西西弗里可知道,四人中其中一个比自己的对手弱不了多少!

  谁曾想到黑兹利特竟然把他们全解决了!

  西西弗里探了探黑兹利特鼻息,欣慰一笑,一个酒瓶打开,给他灌下。

  “前辈……昏迷时候不宜喝酒啊……”

  墨诺提俄斯说完,魔丽莎也虚弱地走上楼来,无语道:“那是圣水……”